金沙官网登录

活久见!“赖掉债务让中国为疫情负责”,奇葩言论为啥会有市场?


01

“总统该迫使中国减免一大部分美国债务······”,在美国福克斯新闻台的一个节目中,吉姆·班克斯(Jim Banks)众议员居然给特朗普出了这么个奇葩招数。



主持人塔克·卡尔森在与班克斯讨论所谓“中国是否会为新冠病毒负责”的问题时,班克斯提出了这个“赖国债”的建议,立马就火了。


班克斯生于1979年,从政之前曾在美军服役,在这次疫情的讨论中,他是力主“追究中国责任”的强硬派,除了“赖账”,他还提出过一些别的方案,比如:


希望新冠病毒能促使美国国会将包括药品生产在内的关键供应链迁回美国;


阻止退伍军人事务部(V.A.)和国防部(DOD)——当今美国最大的两个医疗保健网络——从中国购买医疗设备。


他宣称这些做法都是“实质性的、真正的办法”,“可以开始把美国从中国经济中摆脱出来,并追究中国的责任”。


别说,美国网友中力挺他的还真不少,不过稍微理性一点的人听到他这个建议时都慌了。


一位网友说:“你投票反对了新冠病毒应对法案!停止种族主义,开始做些有益的事情吧!”


image.png


还有人质问政府:“当新冠病毒进入美国时,他们在做什么?弹劾骗局,‘俄罗斯门’骗局,‘乌克兰门’骗局。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政府从来没有对病毒实施早期的处理——都忙在内讧上了吧。”


image.png


也有网友一针见血地说这就是“战争言论”。


image.png


02

中国网民听见他这个说法也很慌,美国赖账可怎么办?超大超大的一笔血汗钱啊。


外事不决得靠百度,现在“美债”这个词的搜索量比上个月增加4倍,搜索“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美国不还怎么办”的结果就有1530万个:


image.png


大家都关心的是,我们手里拿着的美债到底安不安全?


要想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还真需要把时间回溯到30多年前。


国家发债募集一些资金再正常不过了。话说1989年的时候,美债规模是2.7万亿,当年美国GDP是5.64万亿,国债负担比48%,人均不到一万美元,还算正常,一般来说发达国家的国债负担率警戒线是不超过60%,不过,这也让很多人受不了了。


当时有个特朗普的房地产同行叫德斯特,他对此忧心忡忡,所以立马干了一件事,出资在曼哈顿竖了一块“国债屏”,显示美债总规模和人均负担的债务,他的目的就是用来警示所有的美国人——债务问题太严重了!




但他很快被证明是杞人忧天。


90年代克林顿时期,美债不断降低,克林顿离任那一年,他留下了超过2500亿美元的财政盈余,美国不但不需要借新债,还能一点一点把旧债给还清。


大佬们也很乐观,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预测,未来美国经济会出现巨额财政盈余,媒体开始热烈讨论这个钱该怎么花。


不过这种景象没有持续多久,小布什上台后开始搞减税,后来开始打仗,军费超支,需要花的钱越来越多,那就发债吧,所以美债规模越来越大。


2008年,有意思的事来了!


德斯特设立那个国债屏的时候留了14个空位,第一个空位是现实美元标志“$”的,2008年,美债突破10万亿,这个屏显示不下了,怎么办呢?美国人也挺能凑乎,打印了一个“$”贴在最前面,有点寒碜,但这下位置够了:




03

其实,这个也不能怪德斯特没远见,美国人大手大脚借钱过日子的习惯在这二三十来年膨胀的太厉害了,不信你看看这个图:


image.png


奥巴马时期,倒是不打仗了,但是签署了美国版大基建法案(ARRA)以刺激美国经济,美债规模增加了9.3万亿。


这个帐要特朗普还吗?当然不会,特朗普上台的时候,美债还不到20万亿美元,但他立刻就搞出来两件烧钱的事:


一个是减税,喊好的人当然多,但是这让美国预算赤字狂增。


第二个是军费,本来特朗普嘴上说要减少军费开支,结果整了两年军费不降反增,这两年又蹭蹭涨到七千多亿的水平。


所以,没几年功夫,美债就多了3万多亿。


去年底,达到了23.13万亿美元,平均每个美国人摊7万美元,每天一睁眼光利息就15、6亿美元。同期的GDP21.22万亿美元,国债负担率109%,远超60%的警戒线。


但其实,这个状态还是挺爽的!试想一下,一堆人借钱给你,本金先不用还,还点利息就行,利息还是你说了算,这种钱谁会嫌多呢?


那么问题来了,美国凭啥就能这么玩呢?原因很多,简单说几个:


● 1、不管你承不承认,美国承担着世界央行的角色,是全球流动性的提供者,这是凭运气、凭实力争取到的地位,短期改变不了;


● 2、美债规模这么大,但是大家还是不太操心美国违约,就像你借了100万给马云,基本上不用担心变成坏账。


● 3、承平日久,世界财富大增长,钱都需要存钱罐,房地产、股市都是大存钱罐,美债也是。


● 4、即便你是自由经济的绝对支持者,你也得承认,现在政府对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美国总统也一样,最多八年任期,前半截考虑怎么连任,后半截大家都想搏一搏怎么能进入“伟大总统”的行列,所以都很难做百年大计,都希望立竿见影,发个债就能解决最棘手的钱的问题,太爽了,不恰当的说,这有点像“毒品”,即时满足,如幻如梦,很难戒掉。



顺便提一句,大师总是成群结队来,成群结队去,结果去了就不回来了,二三十年前,邓小平、里根、铁娘子那些人的格局和视野现在继承者寥寥,现在的好多领袖比商人还会算计,整天想着怎么拿最便宜的钱去收割别人。


04

所以过去这几十年,美国不是科技立国,更不是房地产立国,基本模式是常规时期靠负债,危机时刻割韭菜。


其实这套把戏大家都洞若观火:遇到危机就开始增加美元供应,搞QE,危机差不多了美元走强,让各国承受他的损失,靠割韭菜渡过危机。


但是像吴敬琏老先生也认为,这个模式短时间还没什么好办法解决。


就拿中国来说吧,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位列美债“公众持有者”的前三名。截止上周,中国持有的美债达到了1.08万亿,是最近几年比较低的仓位,但绝对值很大。


对中国来说,赚了的钱到底放哪儿一直是个问题。


我们辛苦工作,挣的钱在海外的部分体现在外汇储备里,常年是2、3万多亿美元的水平,这么多钱当然不能放着,得用来购买资产或者投资生息。


我们想买的东西很多,原油、铁矿石这些还好商量,有些东西人家根本不卖给我们。


比如高新技术,像最近热议的荷兰ASML光刻机,拖了好几年了,终归也没给我们发货,我们想买乌克兰的飞机发动机,也想把那些大型运输机买过来,这些东西在乌克兰都被遗弃了,放着长草,而且乌克兰还特别缺钱,但因为种种原因就是没法卖给中国。




所以很多的外储,只好用来投资,国际上的投资产品其实种类也不多,主要是三类:贵金属,股票,债券。


黄金和股票有明显的缺点,一是价格浮动风险较大,二是体量有限,外储规模太大,买的多了,这些东西价格蹭蹭涨,你要卖的时候价格会噼里啪啦往下掉,反正不太适合大体量的资金去购买。


比来比去,美债就是个比较理想的理财产品了。


● 1、体量够大,买起来不用抢标,流动性也好。


● 2、风险较小,如果决策者不买美债而去购买津巴布韦、委内瑞拉这些国家的债券,估计早就进监狱了,直到目前,美国还没赖过账,相对还是靠谱的。



有人说,炒房啊,比买美债靠谱多了。


这一看也是受了“房价永远涨”这种信仰的毒害了,作为一种资产,房价的波动是非常普遍的,而多数国家投资房地产的收益还赶不上美债,风险其实很高。


还有人说,买地啊,收益也是杠杠的。


问题是谁卖给你那么多土地呢?


美国赶上过这种好事:1803年从法国买下路易斯安那,1854年从墨西哥买下亚利桑那州的图森市及周边地区,1867年从俄罗斯手上买下阿拉斯加。


但那都是在殖民时代完成的,一两百年之后,脑袋正常的政府都不会跟你做这个交易,去年美国嚷嚷着要买格陵兰岛,就被当地居民怼了:“这涉及活生生的人,不能像老殖民国家一样,轻易出售格陵兰岛”。


比来比去,政府的持仓中,美债缺不了,最近二三十年,中国购买美债的数额在一千多亿的水平,大概是外储总额的三分之一,2013年高峰时期,中国有1.3万亿美债,这几年不断卖出,最近降到了1.08万亿。


image.png


05

那回到开头的问题,“美国真要求中国减免美债作为疫情赔偿“的话,那该怎么办?


如果特朗普真这么干,那您也别买房炒股了,也别讨论到底是经济衰退还是经济危机了,那意味着全球政治经济秩序的重塑,手段也将及其剧烈,擦枪走火一触即发,那比新冠可怕多了。


但这种事情出现的概率基本为零。为啥?


从美债的购买者来看,分为两类,一类是“联邦政府内部持有者”,像社保基金、退伍军人管理部、能源部等等,另一类是“公众持有者”,买的最多的就是美联储,其次是日本和中国。


截至2019年底,外国持有的美债总量为6.7万亿美元,不到整体规模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是美国人自己持有的。


如果美国按着班克斯的建议直接赖账,首先引发的就是信用危机,美国直接变“老赖”,国外没法交代,国内的机构和土豪就不会答应。


其实班克斯这类议员也就是抛出一些极端话题收割眼球关注,不过对于中国来说,美债有时可以当作谈判的手段,但长期来说确实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国内呼吁“抛出美债,打击美国”的声音一直不断,还有好些人呼吁卖了美债给全国人民发钱,这都太想当然了。


大家都说钞票发的越来越多,其实我们货币的一大来源就是外储,前些年我们的m2平均增速15%,这几年降到了8%左右,少了将近一半,主要减少的就是外储的货币投放,按这些外储回流的建议,卖出1万亿美债,拿7万亿发给老百姓,每人5000块,干不了啥大事,但是迎来的就是通货大膨胀,那样老百姓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被洗劫,越来越惨。


不论哪国,民粹的意见总是听着挺解气,但往往细看都是毒药。


这事只能继续蓄力,等待解决的那一天,短期看,没有百利无一弊的办法,这类建议以后还会不断出现,看着就行了,不必较真。



上一篇:疫情蔓延股市暴跌,假如美国经济崩了,对全球经济会有什么影响?

下一篇:信用卡“人均持卡数”这个指标应该如何品读

评论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